• 首頁
  •  >> 文章
  •  >> 關於印尼排華不得不說的話(18+)
關於印尼排華不得不說的話(18+)

關於印尼排華不得不說的話(18+)

12‧26印尼蘇門達臘地震引發海嘯,給東南亞國家帶來巨大災難,印尼受災尤其嚴重。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一起,參與了援助和救助。一方有難,八方來幫,這既是基本的人道精神,又是我們的傳統美德。但是網路上還有一種聲音,說印尼當年排華,現在終於遭到報應,活該,痛快啊!……發自某些同胞的這些野獸般的呼叫,真的讓人心痛。

在印尼歷史上多次發生的排華事件,無疑是極其醜惡的行為,應該得到嚴厲的譴責和懲罰,罪行不應該輕易遺忘,但是仇恨不能遮蔽我們的雙眼,更不能遮蔽我們的良知。印尼排華背後有複雜的政治經濟背景,不瞭解真相卻在印尼民眾遭遇巨大災難的時候拍手稱快,實在是無知和無恥。對於印尼歷史上多次發生的排華事件,我沒有作過專門的研究,不知道真相的全部,但是我知道起碼有以下原因。

1‧"輸出革命"的非意圖後果

印尼曾經是中國的友好鄰幫,當局津津樂道的外交成果"五項基本原則"就是在印尼的萬隆由周恩來宣佈的(有些諷刺的是,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互不干涉內政)。

但是事實上當年我們的"外交成果"其實遠遠比這些更豐富---雖然其中的一些成果現在有些讓人羞於啟齒。在解放全人類的口號下,印尼,柬埔寨,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是老毛輸出革命的主要基地,而在印尼的華人自然成為首先支援的對象,一邊號召他們忠誠祖國(中國),一邊暗中支持他們顛覆居住國的資產階級政權。在二站以後全球性的左傾迷霧之下,在某些國家輸出革命支持下,上世紀五。六十年代,印尼共產黨大也非常活躍,要搞無產階級革命,部分華人也深深捲入到當時的社會鬥爭中,造成事實上的族群對立和衝突。65年印尼共產黨發動政變未遂,蘇哈托上臺,以清理共產黨的名義,大肆殺戮華人,這是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波排華事件。這出悲劇也為後來的多起排華事件埋下伏筆。從此,印尼華人抬不起來頭來,淪為二等公民。

其實,中國當年輸出革命的類似非意圖後果並不僅僅發生在印尼,當年中共輸出革命過的柬埔寨,馬來西亞,新加坡,尼泊爾等國也曾經爆發各種規模的排華事件,給當地和華人均留下了深刻的歷史創傷。遺憾的是,這段歷史,已經成為禁忌,不信,到google上查幾次,大多數文本都無法打開。

2‧獨裁體制的政治迫害

極右的蘇哈托體制當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他上臺前後,以鐵碗手段鎮壓印尼共產黨,50萬-100萬死於各種殘殺,其中很多是華人。這是獨裁體制最血腥的一面。

在蘇哈托30多年的統治期間,對華人採取歧視性政策,不准講華語,不准開辦華人學校,不准使用華文姓名,華人不能進入政府體制。這些歧視性政策使華人社會相對隔絕,跟印尼其他社群缺少溝通,族群矛盾沒有得到化解。鐵碗手段維持的族群關係非常脆弱,尤其在經濟或社會發生動盪時,獨裁體制往往禍水東引,使華人成為政策失敗的替罪羊。可以這麼說,蘇哈托統治時候的排華事件,雖然規模不大,但是每一次都有獨裁政權的黑手在鼓惑。

3‧98年混亂時期特殊勢力的攪混水

讓世界震驚的98年排華騷亂,發生在蘇哈托下臺前後,除了上面提到的歷史背景,還有一個特別的原因,那就是某些政治勢力的攪混水。說的直接一點,就是蘇哈托的女婿普拉波沃•蘇畢安托中將等政客為了阻止民主化進程,通過煽動排華情緒,製造血腥的排華事件,試圖轉嫁經濟危機造成的普遍不滿。

4‧華人必須自省的東西

印尼歷史上多次發生的排華事件,也讓印尼華人進行深刻反省。據我所知道,他們自己列出的一些原因有:

一是印尼華人自身的封閉心態,排斥外族,不願意跟原住民打交道,族群之間缺乏瞭解和溝通。

二是部分印尼華人富豪的權貴資本主義形象。印尼幾百萬華人掌握著印尼很大的經濟權力,但是並不是說印尼華人各各富甲一方,大多數華人還是忠誠勤懇的小業主,經營小廠,開些店鋪,本分的作些生意。但是華人當中的一些超級富豪,如林紹良,利用他跟蘇哈托的關係,控制了很多行業,生活奢侈,在印尼民眾當中形象非常負面,通過媒體渲染,華人在印尼原住民眼裏還是一群“善於經商”“經常向官員行賄”、“善於在桌子底下交易”的形象。

三是印尼華人也承襲了中國帝王專制下的“順民”心態。民不與官鬥,對政治冷漠,寧可通過投靠有權勢的人謀取私利,而不願意通過法律的制度的政治參與來維護利益。因此,華人雖然擁有財富,但是政治參與度很低,政治實力很弱,是典型的"政治僑居者"。

"政治僑居"。是我的朋友蒲永春教授告訴我的一個概念,他是研究哈侖特的專家,哈倫特在研究極權主義起源的時候,發現如果公民的政治參與不足,那麼權力配置就會出現問題,少數政客操作政治過程,出現極權體制來壓制公民。猶太人及其遭遇是最典型的例子。人的權利少了政治一維,那麼在社會變動的過程中,他們就如同魚肉,根本沒有自我保護的力量。

其實這個現象,不僅僅在印尼,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有,在今天的中國,何嘗不是?富豪們往往願意捐錢獲得一些人大代表,政協委員的政治符號,通過非正式的政治管道來購買暫時的政治保護,卻缺乏通過現代規則下的政治活動來保障政治權利的遠見。因為一個特殊的事由,我有機會見過很多普通的印尼居民,他們大多熱情好客,有濃厚的宗教敬畏,偶爾也顯出些許狡黠,他們不是天使,但是他們決不是魔鬼,他們就是普普通通的人,99.99%的基因跟你我一樣。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,在獨裁制度的驅使下,人性中的醜惡一面被放大,在這個過程中,一些人成為罪犯,一些人成為替罪羊。

蘇哈托已經成為過去,印尼的民主制度已經紮根,印尼華人的權利得到制度和法律的保障,歷史已經掀過一頁。為了讓人和人之間相互仇殺的災難永不再來,我們不能忘記過去,但是更要警惕的是造成這種災難的制度。

它離我們並不遙遠。

forum.china.com.cn/viewthread.php?tid=279730&extra=page%3D1